写在前面

由于五四评优平台外网间歇无法访问,故发布于此处备份。

原文链接:4293

我是谁

programmer,全沾工程师,懂一点点架构,想做一个全周期工程师,有着改变世界的梦想。

  • programmer
  • 全沾工程师
  • 懂一点点架构
  • 想做一个全周期工程师
  • 有着改变世界的梦想

我的青春故事

四年时光转瞬即逝,很惭愧,这是我第一次在“五四评优”这个平台上写下自己的故事,当然,应该也是最后一次。我从未想过去追求所谓的荣誉,只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将事情做好就可以了,但这次将我的故事于“五四评优”这个平台上写下来,一是希望趁着这个契机,将我四年的经历和体会都以文字的形式沉淀下来,二是自己走了一条原以为“与众不同”的路线,虽然最后的结果并不差,但其实对这样的结局仍是有着不少遗憾,故希望能够把自己四年时间里的经历和方向都分享出来,以供后辈参考借鉴,寻找自己真正的意义。

学业

在思考提纲的时候,我曾思考过“学业”到底包含一些什么内容。从狭义上来讲,“学业”可能就只是由教务处所安排的教学计划中的课程,但是从广义上来讲,专业知识和工程能力上的内容也可以算为“学业”。因此,我在这里主要描述的是广义上的“学业”,因为我在基础学科上的学习并不是太用心,当然,现在也会发现其薄弱对自己的掣肘之处。

在大一时,有幸开始跟着我的导师李鑫做科创项目,这是我在工程能力方面的第一次尝试和锻炼。经过一年的开发和调试,该项目最后成功结题并申请了软件著作权,但事实上,项目最后的成果只是一个“拙劣”的 Demo,随着结题之后团队的解散,并没有进行更多后期的工作。

大二时期我曾与一个三院李旭学长多次合作,参加嵌入式方向类的竞赛。也是在那时接触部分嵌入式开发的知识,基本合作方式都为他负责硬件,我负责单片机上的软件和上位机的软件。虽然由于最后电机电源的原因,我们作品的演示出现了意外的故障,只在电赛中获得了一个优胜奖,但是在这期间我探索到了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领域——嵌入式编程,其思想模式要比上层软件开发底层的多,而且会更加追求稳定性与运行效率。后来我们又一起参加了校级的“TI”嵌入式系统设计竞赛,并在团队的努力下我们获得了二等奖的成绩。寒假时受学长学姐之邀,参加了“北斗杯”的比赛,主要负责 Android APP 编程。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最终拿下了第八届“北斗杯”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大学组的二等奖与一个专利。

大三时期负责了一个“OpenStack 系统分析与优化探索”的科创项目,主要工作是在学院的物理服务器集群资源之上搭建一个云平台管理系统,即普遍意义上的私有云,这使我第一次有了身处数据中心的经历。这个项目是一个系统类项目,仅仅是搭建私有云,难度就大大超出了原来只会写写小应用程序的我的想象。首先,OpenStack 本身模块多且复杂,每个模块(项目)之间相互解耦,但若部署时,相互就会有依赖关系。数据中心的背景与情况与平时的单机开发差的也不是一点两点,首先服务器的批量运维管理就是我的第一个必修课,由于集群资源数目较多,人工一台一台操作是不现实的,必须借助先进的运维辅助工具。从批量安装操作系统到整体管理服务器软件环境,每个步骤之间都是满满的坑。而我并没有过多的外界帮助,只能自己一点一点地解决这些存在的问题。而且在集群环境下,网络是其中最最最不稳定的因素,由于经验的欠缺,部署的网络架构我前前后后一共重构了三次,最终在去年 9 月整个系统终于能够成功运行并在今年 1 月成功扩容,30 台的物理服务器能够在一个“云操作系统”的掌控下稳定持续的运行,且到现在为止保持了零宕机的记录。这个过程中,遇到的很多工程问题甚至都难以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因此就有了求助于开源社区的经历。最后这个项目在去年底成功结题,并被评为了优秀结题项目。基础架构的工作听起来其实不太 cool (远没有 AI cool),但是工作量却是超乎想象的大。而且缺少良好的演示性(相对于应用开发),系统方向往往不会太受到大家的待见。这次的项目经历,让我初步步入了系统工程领域,算是开始对该领域有了一定的认知。

大三暑假有幸访问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的先进计算机系统研究中心,跟随包云岗老师进行暑期的科研实习,我在解博的指导下完成了基于体系架构特性的通用矩阵乘法 GEMM 优化。在那里,又打开了我对另一个新世界——计算机体系架构和芯片设计的大门。我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在计算机底层,竟有如此深厚强大的知识体系。我当时的工作主要是优化 GEMM 的计算效率,依托当前计算机的冯诺依曼体系架构,存储器的分层特点来设计分块矩阵乘算法以适配不同层级的 Cache 大小。为了使计算效率能够更进一步,我们使用了 Intel Intrinsics 重新编写算法,尽可能使用效率更高的 AVX / AVX2 / FMA 等向量指令,最后还将其 micro kernel 微内核部分进行了汇编化的重构。在实验室条件下,我们的 GEMM 运行效率能够超过开源实现 OpenBLAS。先进中心的其他工作更令我感到震惊,诸如“标签化冯诺依曼体系架构”、BigDataBench 等研究成果,他们在 RISC-V 的领域上的成果也很丰硕,标签化的工作就是基于 RISC-V 设计的内核。在那里,我才真正接触到所谓的芯片设计和真正的“计算技术”。不愧是“计算技术研究所”,所如其名啊!

说了这么多,好像我还没提到我在狭义上“学业”的成果。事实上,由于一直以来自己对工程的偏好,我在基础学科领域成绩并不佳(在大三大四学年居然还获得了两次三等奖学金 🙂 ),这方面的忽视也成为了我在计算机这个领域继续往深走下去的掣肘。并且工程做的越深,之前在基础知识上的欠账都还是要还的。因此在开发和科研之余我也不断在重新学习真正成体系的基础知识,阅读各种计算机经典书籍(CSAPP、SICP 等)以及基本的数学理论(统计、离散等) 。毕竟,基础知识才决定了你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多远,学习完全是为了有足够的能力去做未来想做、想改变的事情,而不是仅仅为了记录在案的那一个单调的数字。

工作

这个“工作”章节主要是学生工作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建立开源协会的一些经历。

大二时期曾经身兼两职,分别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学生科学技术协会宣传企划中心新媒体运营部的副部长和纸飞机南航青年网络社区产品运营部副部长。在宣企负责的是创意推送,在纸飞机负责的是产品运营。说实在的,当时这些事务确实占用了很多精力和时间,而且还有自己的学业和生活,很难将某一个方向分配足够的时间精力去聚焦地做某一些事情。这就直接导致了其实当时每个方向都没有做好,也很是对不起当时的同事们,特别是宣企的同事们,帮我担下了不少的责任,真的很感谢你们!

大四秋招结束以后,王国彬和我讨论到,既然我们还有不到一年就要离开南航了,能不能为南航留下些什么,做一些能够造福南航后辈们的事情?恰巧,一群我们之前熟知的学弟们跟我们讨论成立一个开源协会,就如清华 TUNA 和中科大的 LUG 一样,为技术方向的同学们提供一个交流和发展的平台,问我们加入的想法。我们听了这个 idea 后,当场一拍即合,就创立出了所谓的 A2OS (NUAA Open Source) 。我们在 GitHub 上有自己的组织(id: NUAA-Open-Source),下有许多能为南航师生带来便利的开源仓库。同时开展分享讨论会,希望大家能够将自己发展方向中的心得体会以及新技术进行一定程度的分享,这个活动称为 A2OS Weekly ,至今已经成功举办 11 次,从云计算、区块链、再到 Web 开发、信息安全都有涉及。本身开展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分享各自方向中的深度知识,并能够为大家构建一个较好的知识体系。更重要的,是能够促进不同方向上想法的交流。当然,这些目标由于目前成员们的基础不同,很难达到。在运营 A2OS 的过程中我也意识到了他校在技术氛围上优秀的根本原因——此事非一朝一夕一人之力就能完成,而是要靠多届学生的发展传承才能稍有成就,校友资源与时间所得以带来的技术积淀也是其中一大要素,此路仍然任重而道远啊。

为了更好的将 A2OS 及其精神传承下去,在今年寒假,我们提出了开发 SafeU 云 U 盘的想法,以产品为主线,围绕产品打造出一整套产品基础架构(如 APM 一类的服务),将优秀的基础架构作为基石,以促进开发效率,并尽可能地接触到更广泛的使用场景和问题,逐步增加协会成员的技术能力。经过一个月的紧张开发,我们于 2019.2.26 成功发布了 Alpha 内测版本,经过 A2OS 内部成员的试用,稳定运行两个月后于 2019.4.16 晚成功上线 Beta 公测版本。不过,虽然我们开发出了 SafeU,但意并不只在该产品上。我们围绕 SafeU 及未来可能的产品打造了一套应用基础架构(A2OS Application Chassis),包括了日志、监控、审计、管理等组件。得益于高度开源的互联网架构,我们在其中广泛使用了各种优秀的开源分布式中间件,使得我们的系统及应用能够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有较好的横向扩展(scale-out)的能力。当然,若与优秀的分布式系统相比,我们做的这些仍然只是人家的冰山一角。但是如果不从零到一,又如何从一到一百呢?能力源于积累,速成难以内化。


------

哈哈,现在是 SafeU 云 U 盘广告时间:

这是一个便捷安全的文件临时存储分享服务,无需任何登陆凭证,根据一个可自定义的提取码和密码来轻松地存储和提取自己的文件,特别在南航打印店场景下简直就是取代 U 盘的利器!并且目前 SafeU 并不需要登录凭证,也就没有凭证在不信任客户端登录的安全风险(网盘,邮箱等方式存在的潜在问题)。

SafeU Beta:https://safeu.a2os.club

有使用上的问题欢迎点击 SafeU 网页右上角“反馈”按钮向我们反馈!

------


A2OS 的前途未卜,有意向、有兴趣的同学们大都可以积极参加到我们的活动中来!我们欢迎各式的分享,也希望大家能够在讨论中碰撞出新的火花,产生船新的 idea,再沉心去做,做一个实干家,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做对学校、对大众、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生活

我是一个爱好比较广泛的人。初高中时期迷上了电子产品,高三时期开始关注 SpaceX 这家由 Elon Musk 创建的私人航天公司,当时疯狂到官网出的每篇全英新闻稿我都会认真读上一遍。Musk 是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精神楷模。他是一个商人,创办了 X.com(后来与 PayPal 合并) 和 SpaceX,也是 Tesla 的 Co-founder;他是一个实干家,商业航天之前没人认为能够办起来,而 SpaceX 现在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近期 SpaceX 发射了第一枚承载商业任务的 Falcon Heavy 重型猎鹰火箭,并首次实现了助推器与芯一级共三枚火箭的陆、海上全部回收;他经历过无数低谷,也得到过无数赞赏。在这大风大浪之中,他始终通过着自己的方式在一点一点的改变世界。毕竟,若想有惊人之名,势必需惊人之举。Musk 的精神一直在鼓舞我前行,也同时让我意识到必须要脚踏实地地工作,以此积少成多,才有可能真正做出能够有“改变”如此威力的的成就。

在运动方面,我比较偏好“小球”(羽毛球、乒乓球)这类不直接产生冲撞的运动,由于主要以强身健体为目的,基本就是业余水平,远到不了专业的水准(不过好像大一时期在院内的羽毛球竞赛中拿下了一个混双季军 😛 ,应该是唯一一个在这方面的奖项了)。

我的不足

由于兴趣广泛,涉猎的知识面也比较宽广,因此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不够专注,只能形成一个知识面而难以产生一整个知识体系。在每个领域上,几乎都是“入门”的程度,但事实上,每个方向中的知识深度都难以估量,而若没有一个“精通”的领域是没有太大核心竞争力的。因此,现在自己做的事情和学习方向也相对于之前来说要狭窄的多,但是相比以前要纵深的多。了解的越深,就越容易孤独,只有合理处理孤独,才能到达那个拓宽知识边境的彼岸。除此之外,拖延症也是一个很大的缺点,其实 GTD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但对“安排”性的事情感到排斥,也是需要我改进的地方。其他如人际沟通、情感处理方面,多多少少都有些漏洞。有漏洞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能够发现、意识到并加以修复。只要还在持续不断的 fix,那也就说明我还在不断的变得更好,这不就是我们自己的希望所在吗?

赵祯真

2019.4.17 3:31 于 计院实验楼 316

    分享到:
分类: 日志 | Notes

1 条评论

qrzbing · 2019年5月9日 下午5:07

太强大了,膜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验证码 *